您的位置:首页 > 信息快递> 行业新闻
 
 

满足客观需求 实现基本意愿

——谈乡村规划教育的三个意识

  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石 楠

  随着一些地区乡村的凋敝与衰败,乡村复兴成为现实挑战。然而,乡村规划怎么做,并没有多少成熟的实践经验可供借鉴,也缺乏系统的理论支撑,乡村规划的人才远不能满足需求,因此,乡村规划教育成为众多高校响应诉求的共同选择。

  客观地讲,如果只是从土地、空间角度考虑资源配置、功能布局、景观设计等要求,城市规划的理论与方法或许可以满足乡村规划的基本要求。但是,事实证明,套用城市规划的模式,脱离了乡村的实际,不能满足乡村发展的需求,反而可能带来乡村建设的诸多困惑。

  乡村规划教育,除了既有的规划理论、方法与技能培养外,应特别强调三个意识,针对乡村特点的几个基本理念进行传授。

  主体意识

  乡村社会实行村民自治制度,政府的行政力量、管理能力与城市地区相比较为薄弱;乡村建设尤其是农房建设在主体上不是集中开发模式,而是以农民自建房为主;乡村的公共投入或外来投资资源稀缺,不少乡村地区财力有限,用于规划和建设领域的资金往往不足。

  这些都导致乡村规划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工作,而是与乡村建设、乡村社会治理紧密相连的。因此,乡村规划必须特别强调以农民为核心,以满足农民的客观现实需求为出发点,以实现农民的意愿为基本衡量标准。

  现在,有些乡村规划和建设项目一味地满足城市居民的需求,甚至出现了乡村环境绅士化的倾向,而不是把改善农民生活放在首位,正是缺乏农民主体意识造成的。

  整体意识

  城市是市场和社会分工的产物,城市具有生产与生活功能相分离的特征。由于这一特征,城市规划更加强调基本功能的统筹协调,更加强调职住平衡、产城融合等基本理念。

  乡村不同,乡村是最接近自然生态系统的人工环境。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是乡村生产的基本节奏;望得见山、看得见水是乡村景观的基本特征;鸡犬相闻、邻里守望是乡村生活的基本形态。乡村的生活空间、生产空间和生态空间是重叠甚至完全交融的。

  乡村规划中可能会像城市那样进行功能分区,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处理好生产、生活和生态功能在同一空间范围内的协调。

  此外,乡村是自然和人文的统一,一些自然村之所以长盛不衰、充满魅力,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妥善处理文脉、水脉和地脉的关系,敬畏自然、尊重传统、善待土地是农村价值体系的核心,也应该成为乡村规划的基本价值观。

  共识意识

  从某种意义上讲,乡村社会是一个天然共建、共治、共享的人居形态,达成共识是乡村治理的关键,也是难点所在。

  对于乡村规划这类涉及全体村民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,如何达成共识往往是事关成败的钥匙。

  通常,自上而下的规划模式并不利于在村民中引发共鸣,容易与他们的实际需求脱节,规划的愿景难以成为村民的共同行动。自下而上的诉求,又往往面临彼此利益的矛盾甚至冲突,沟通和协调成为远比绘图更重要的专业技能。

  传统的乡规民约之所以具有较好的客观效果,正在于其识别了村民的共同需求,协调了彼此矛盾的利益诉求,凝聚了村民的共识,凭借道德与文化的约束力,实现了现代社会公权力难以实现的社会治理目标。

  同样,针对农村普遍存在的面源污染等问题,也不能简单地套用城市环境治理的手段与方法,更需要创新农业生产技术,实现共治的目标。

资料来源:《中国建设报》 2017.11.03
[关闭窗口] [返回上页]